球球考

[TSN][ME][AU] 无法无天 3 (补一张巴齐耶巨巨画的美臀图)

神仙写文!

juvenbace:

桑切斯正在擦地板,手机忽然响了,拿出来一看赶忙脱掉手套,轻声轻脚地钻进洗手间,“爱德少爷。”


“马克不在咨询室吗?”


“在啊。”


“怎么不接电话?”


“来了位咨询人,马克正在接待他。”


爱德华多长出了一口气,马克咨询时确实不接电话,“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来咨询室?”


“没有啊。”桑切斯想也没想地说道,“不,不对,今天这个挺奇怪的。”


“怎么奇怪?”爱德华多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


“他很穷。”桑切斯一本正经地说,“穿的衣服不仅不是定制的,全身上下一件奢饰品都没有。”


爱德华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桑切斯是巴西人,被国内通缉,偷渡来的美国。黑帮局势紧张时,爱德华多想给马克物色个保护人,席尔瓦推荐了桑切斯。乍一见桑切斯,爱德华多非常不满意,又瘦又小,真不知道是他保护马克,还是马克保护他。席尔瓦却说桑切斯是最合适的人选,他是惯偷出身,不仅人机灵,观察力强,而且特别不起眼,不会引人怀疑。毕竟骗警察容易,骗马克难。


爱德华多一想确实如此,派去保护马克的人都被赶了回来,是得找个机灵的能不动声色潜伏在马克身边的。


桑切斯这小子任务完成的不错,之前爱德华多派去的人,基本上一照面就被马克识破打了回来,只有他安安生生的给马克当了好几年保洁员。就一点不好,这小子看见珠宝奢饰品就忍不住想偷,马克的客户没少在咨询室丢东西,好在席尔瓦对付他有一套,每次偷东西都能被席尔瓦发现,硬逼着他把珠宝还给客户。


席尔瓦的原话是,你偷少爷的东西,少爷不会生气,但我会打断你的手。你敢让马克少爷背黑锅,不用少爷吩咐,我一定活活打死你,然后把自己的手剁下来向少爷请罪。


桑切斯在死亡与诱惑之间摇摆不定,最终形成了一个奇葩的作案模式,咨询人一来,二话不说先偷东西解馋,等他们离开时再还回去,神不知鬼不觉。


爱德华多知道桑切斯这个毛病,席尔瓦什么事都不瞒他,最初他也担心想换掉桑切斯,但一直没有特别好的人选,鉴于他手段确实高超,没出过什么事,爱德华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
今天桑切斯提到咨询人没有奢饰品,爱德华多以为他职业病又犯了,本没有在意,但转念一想,向马克咨询的人非富即贵,怎么可能一件奢侈品都没有,别的不说,手表总该价值不菲吧。


“机灵点。”爱德华多放下冰块,命令道,“我马上去,要特别注意他有没有枪。”


桑切斯一听立马兴奋起来,“他哪条道上的?要不要我切了他?”


爱德华多没好气地说:“FBI。只要你敢。”


桑切斯立马蔫了。






电话铃停了。


塞缪尔笑得越发灿烂,“不知是哪位的电话?让我来猜一猜?”他用手指轻轻挠了挠下巴,“你有两部手机,刚进门时你接了一个电话,来电人应该是一位咨询人,是工作用的手机。而这部手机应该是私人的,响了很久才挂掉,可见有急事,但挂了之后却没有再打,又不像是急着找你,会是谁呢?”


塞缪尔语调虽然轻松,眼睛却是片刻没有离开马克,作为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探员,任何一点微表情都别想骗过他。然而无论他说什么,马克都毫无表情,纹丝不动。塞缪尔体会到他同事曾经体会到的那种痛苦了,任你费劲脑汁设计出多么完美的问询思路,遇上马克都是白搭。就像斯科特说的,问到一半你会怀疑要么问询理论不真实,要么马克·扎克伯格不真实。


“我猜是萨维林先生。”塞缪尔指尖轻轻敲击着扶手,“如果是休斯和莫斯科维茨先生,你不会这么投鼠忌器,严阵以待。”


“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继续谈下去的必要。”马克冷冷地看着塞缪尔,“你说明了来意,我拒绝了,我们已经谈完了。”


“扎克伯格先生,也许我们提供不了让你满意的薪金。但这是一场绝无仅有的挑战,年历杀手享誉全球,您如果能帮助我们抓住他,您的声望必定比今日更胜。”


“你比上一个问我的人有点脑子。”马克轻轻点了下头,“还知道我不看重钱。但声望之于我又有什么意义?”


这个问题塞缪尔倒是没法回答了。首先,马克并不缺声望,年历杀手再有名终究不如费雷尔·道格拉斯有名,抓住他可以声名显赫一时,却不如逼死费雷尔那么震惊世界。其次,附随声望而来的荣耀、利益乃至虚荣,对于如今炙手可热的马克来说,不过是为他添上一尾可有可无的光彩羽毛罢了,他确实犯不着为这点声望冒险。


“FBI的顾问有其他隐形权力。”塞缪尔的话语越来越赤裸。


马克目光微微向下,认真挑着指甲,并不答话。


塞缪尔的牌快出完了,毫无效果,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谈话策略出了问题。


“你觉得我需要FBI的权力吗?”马克屈尊抬了抬眼。


塞缪尔敏锐地捕捉到了马克的画外音,他没有说“你觉得我需要权力吗?”他说的是“你觉得我需要FBI的权力吗?”


权力。权力才是马克想要的东西。


“FBI有很高的权限,可以调阅很多秘密资料。甚至拥有”塞缪尔前倾身体,轻声道,“赦免权。”


马克笑了,非常浅淡,原本很漂亮却因为讽刺,尖锐的令人恼火。


“你在威胁我。”笑容消失,马克犹如利剑出鞘,锋芒毕露。


塞缪尔不置可否。


“赦免权?我为什么需要赦免权?你们审了我五个月,费雷尔之死与我无关。”


“你朋友呢?”塞缪尔道,“他们不需要吗?”


马克看着他,先前尖锐锋利的气质慢慢消散了,他脸上浮现出说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态,塞缪尔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他没看懂。


“我要收回前话。你还不如你的前任。想动克里斯,问问你局长同意不同意。至于达斯汀,夫人们会杀了你的。而爱德华多,你可以试试,你不就在FBI经济犯罪部吗?”


塞缪尔霍然站起,厉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经济犯罪部?”


马克耸了耸肩,“我不仅知道你在经济犯罪部,还知道顾问候选人一共有七位,我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
塞缪尔脸色惨白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“你……你黑了FBI?”


“如果年历杀手真如你们说的那么厉害,友情提示,FBI的网络安全管理员该换了。说真的,死了两位探员,你们居然没意识到安全漏洞?”


塞缪尔颓然坐下,“我们审查了没有发现问题。”


“没堵住安全漏洞之前,你还是放过我们七个吧,说不定今年的目标就是我们了。”


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e2bb5c2244a011e8ba5600163e0c1eb6/




好了,我服了,我认输,就这样吧。




对了,补巴齐耶的《拿着渔网的渔夫》美臀图。我真的特别喜欢巴齐耶的画啊。




选择去做了心理咨询。
当终于有勇气把多年前那个改变了人生隐秘伤害宣之于口时,唯一能做的只有无法自持的嚎啕大哭。
仿佛剧毒入骨求医续命,颤栗着躺在手术台上,无影灯下,急迫又怯懦的,想要和自己的过去一刀两断。

所以,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一个人呢,怎么样才算对方喜欢自己呢。
来自对亲密关系极度恐惧的一个爱无能患者的反思。

墨大笔下Granada,哀伤而婉转。

徐徐诉来的少年往事,宿命般裹挟的彼此,推搡着,跌入命运,跌入爱情,跌入遗忘。

我仍然爱你,一如十六岁时那般爱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镜头里的他笑得很好,跟我最后见到的他没什么不同。 

他的嘴唇微微张着,好像有什么话要说。 

仿佛还是那个阳光淡薄的午后。 

院子里,晒着陈年的藏书,转一个身,他站在我面前,白色上衣,晒成两色的面孔,光脚穿鞋,眸光湛亮… 

一个胆小害羞的男孩,是我在Granada的情人。

《Granada的情人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纪翌:

今天发生了一件特别让人开心的事情。之前发现了一篇特别喜欢的文,我发现的时候作者太太已经坑了四年了……碰巧有小伙伴告诉了我太太的微博,于是我给她留了两个月的言问好,每天都感觉自己很像变态orz。刚开始太太都是已读,后来就开始回复我,今天她突然丢给我一个word文档,我一看是那篇文的结局……

后来想了想,我自己也是一样,一个拖了很久的文终于完结了,多半是因为某个长评和私信。其实写故事是一件挺寂寞的事情,很佩服那些10w字以上连载的太太们。

所以大家如果有喜欢的文千万不要吝惜评论。因为不知道哪一条评论,就拯救了一个坑………………


--------


本来是碎碎念,没想到这么多人回复,吓我一跳。不过评论里有的姑娘说的对,有的太太已经出坑了,还是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吧。那位太太还在写同样的CP,我真的是写了很长很长的长评才得到了回复呢……差不多写了五千字吧……




不过那些还在连载的文,大家要记得多多鼓励自己喜欢的太太哦!看到评论真的能够获得很大的力量!

蛙声不绝的初夏夜晚,偏勾起关于秦淮河畔那个深秋午夜的回忆,沉默里她落在我肩头的眼泪和铁石心肠视若无睹的我。

时刻数年,那些眼泪终于生效。

在无风无雨夜幕沉沉的凌晨,灼烧迟来的爱恋。


而攀山不回头,棋局不可悔。

人,亦无退路。



【巴瑟】【AU】烟火情人 【一个小番外】

不知不觉爬墙两年了。。。

撸哥和佩佩一起来中国啦!虽然没有同窗但是四舍五入就是巴瑟重逢了!

来一个烟火情人的小段子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ard下班后跨在他的二手小电驴上等Thranduil下班,就快情人节了,满大街都在漂浮着爱的誓言海枯石烂。

“说真的,Bard,我知道熔岩巧克力是你的拿手甜品,但是你不可以把这种喜好加在我身上,”磨磨唧唧加班到晚十点的瑟兰接过Bard扔过来的头盔时碎碎念着,“很快就要下雪了。”

“抱歉,”Bard伸手帮Thranduil把头发捋到肩后顺带帮他扣好大衣最上面的风纪扣,“今早把车送去年检了。”

“而且,我认为你才是我品尝过的最回味无穷的佳肴。”

头盔下的大设计师莫名的红了耳朵。

Bard拍拍后座,“回家吃饭。”


6.5英尺的Thranduil蜷在后座,他不知道如何摆放自己当下委屈的大长腿才能使它们舒服些,况且让他分心的还有顺着裤腿往上窜的寒风。等摩托车停在家门口的时候Thranduil已然没啥知觉了。

Bard看着牙齿打架还非要装作若无其事的Thranduil,拍拍他的肩膀,“darling,你真的应该多穿点出门的。”

Thranduil无声的挑起了半边眉毛,一把掀起了Bard的毛衣把两只手塞了进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滚去写第五章

春光无限好。

万物复苏,又到了交配(划掉)的季节!

这么好的天气上班简直伤天害理!



也曾相爱拥吻
并非深仇大恨
于心不忍
愿君喜乐

一九二七年春,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

我们多么草率地成为了孤儿。
玛琳娜,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。
大雪落在我锈迹斑斑的气管和肺叶上
说吧: 今夜,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,
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。

我想象我们的相遇,在一场隆重的死亡背面
(玫瑰的矛盾贯穿了他硕大的心)
在一九二七年春夜,我们在国境线相遇
因此错过了
这个呼啸着奔向终点的世界。
而今夜,你是舞曲,世界是错误。

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,百合花盛放
——他以他的死宣告了世纪的终结,
而不是我们尴尬的生存。
为什么我要对你们沉默?
当华尔兹舞曲奏起的时候,我在谢幕。
因为今夜,你是旋转,我是迷失。

当你转换舞伴的时候,我将在世界的留言册上
抹去我的名字。
玛琳娜,国境线的舞会
停止,大雪落向我们各自孤单的命运。
我歌唱了这寒冷的春天,我歌唱了我们的废墟
……然后我又将沉默不语。